陌生的村庄熟悉的城

2018-03-13 10:59

  法老王在线(刘绍)

  居住城里几十年了,仿佛离村庄已经很遥远,等打开地图才发现,自己现在就住在一个村庄里。忽然想起乘坐市内公交车时,喇叭里不时报出一个个村庄名,由于这些村庄早就没有了村庄的影子和味道,所以也从来没有在意过。
  想想这些村庄,名字与家乡的村庄是那么相似甚至完全相同啊!王九店、三里桥、五里庙、赵竹园、高老家、新陈庄、王大庄……这是庄吗?这是村吗?鳞次栉比的高楼,纵横交错的马路,川流不息的车流,络绎不绝的人流,记忆中的村庄不是这样的呀!
  炊烟袅袅,鸡鸣鸭叫,篱笆墙或者土坯墙上爬满丝瓜秧或者梅豆秧,荷锄的农夫踏着晨光走向田野,牛羊慢悠悠地在河坡吃着青草,村头麦秸垛旁夫妻俩正在拽着喂牛的麦秸,一群孩子骑着竹棍追赶着、嬉闹着跑向溪水边。这才是村庄。
  想当年在这个城市求学时,我去过周边三个同学的家,可如今这三个村子都不见了,一个变成了生态园,一个成了新的市中心,还有一个早变成了开发区。三个同学也早就联系不上了,拆迁过后他们或者他们的父母家人也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住了。
  刘竹园是C同学的家,我不但去过他家,还吃过他母亲煎的绿豆面煎饼。记得那次去他家,他家的三间草房子正缮草,请的几个帮工不是亲戚就是邻居,当时家里那只下蛋的老母鸡因为修缮房子找不到窝,憋得“咯咯咯”地满院子跑,最后下到院子西南角的草垛上,才算了事。
  S同学的家在黄庄,黄庄被一条清清的小河缠绕着,村头那座石桥是通往外界的唯一出路。小桥的两旁是两口水塘,桥西的水塘长满荷花、菱角和鸡头米,水中一尺多长的鱼儿成群地露着头喝着浮水,密密麻麻的窜条就像下着小雨一样汇集在水面,它们也不怕人,即使你扔颗小石子,它们也是沉了一下,不到三秒钟又马上浮出水面。几个小朋友在用大头针捏的鱼钩钓着窜条,一会儿工夫就钓了半小水桶。
  我也吃过S同学的妈用荷叶蒸的好面馍,那种荷叶的清香至今记忆犹新。桥东是一口清水塘,我那次去时,正碰上一群小朋友在塘里游泳,老远老远才从水塘里冒出来。
  要数距离,L家距离我们学校最远,但每次去他家,也都是步行,路两边的野花,赤橙黄绿青蓝紫,那真的啥样的颜色都有,我们一边走一边吹着蒲公英的花,一点也不觉得累。L家居住的村子名叫王大庄,其实村子并不大,但绿树成荫,远远望去,只见绿树不见房屋。那次去他家,正遇上村里几个年轻人淘井。那是村里唯一一口水井,每年都要淘洗一次,全村洗衣做饭饮牛喂猪全靠这口井供水,家家都有两只水桶一副勾担,大姑娘以及十多岁的小男孩,都会涮桶挑水,L也会,我不会。我试着挑了一下,无论如何也掌握不好平衡。
  如今,这些村庄名都还在,地图上能够查到,志书里能够找到,公交站台的指示牌上也能够看到那些熟悉的字眼。只是它们变得越来越陌生了,它们早就与这座城市融为一体,大家也早就习惯了。在小区名字越来越洋气的今天,不知道它们是不是有一天会消失在地图上,消失在公交站牌中,到那时它们真的是连皮带骨都变成城了。

收藏
相关阅读
文章分类:法老王法老王 去首页:法老王在线 重点关注: 法老王法老王网 法老王实事法老王 法老王法老王 法老王法老王直通车 法老王名人 ? 2015-2021 法老王在线www.ihuangshi.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内内容未经授权使用,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 鄂公网安备 42020402000005号
博聚网